2009年4月12日星期日

第一次去同志浴室 体会放荡激情

晓天不小了,至于他到底多大,说实话还真看不好,有的人说他显得很年轻,他从不对人说那些,也不太与人交往,除了生活上的必须,晓天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这一切其实与他同志的身份关系不是很大,或者,有些东西,是与生俱来的,有些东西和事物,本来就是一个迷团。
晓天的同志经历,如果从萌芽开始说起,要追溯到童年了,或者,在晓天的心目中,总是有一个影子,在每个暗夜的时候,踏着月光而来到他的梦里,说来话可就长了,但是,用他的话来说,每个阶段,都是一个过程,是无法避免,无法躲藏的,那是属于他独特的轨迹。
他和我说这些他的经历的时候,我就看着他有些忧伤的眼睛,有抱下他的冲动,因为,他的样子,真孤单,所以,在他说的那个过程里,我不发表意见,我只想做个听众,我知道,很多时候,人都是孤寂的,都想有人关注,其实,本质上,都是寂寞的。
第一次去同志浴池,是一个网友带他去的,晓天说,那是个温暖的地方,当那个男人把他带到那个新大陆的时候,晓天并没有过多的惊异,也许,他属于那里,看着那些赤身裸体的男人,在过道和房间里来回巡视,间或有一对对的在沙发和休息的椅子上搂抱在一起,晓天看着那个男人,男人一晃头,去了蒸汽室,晓天跟了进去。
瞬间,他就被那个大男人抱住了,接着,他感觉到那人的坚硬,紧紧的顶在自己的肚子上,男人的嘴找到了他的嘴,晓天一下子就迷糊了,那张嘴真温暖,晓天完全被那气势压住了,在那瞬间,他说,一切都不去想了,他只知道抱着的充实,寂寞见鬼去吧,晓天说,早受够了那些蚀人的寂寞,他说从前的自己是怎么过的日子啊,真实,这才是真实,真切的生活。
晓天说,那时候,他和自己说,沉下去,多好啊,他低下身子,他的嘴找到了那个万恶之源,晓天完全被陶醉了,他只知道跟着他的节奏,他只知道他的节奏带给自己的震撼和诱惑,坦白的说,第一眼看上去,那人并不是晓天喜欢的类型,可是,那人,应该是个引路人。
因为,在之前,晓天从没去过那样的地方,他不喜欢,可也不讨厌,人蛮胖的,比视频里差多了,但那时候,晓天不认识,也不知道怎么去认识那些男人,所以,晓天就知道跟着他走,跟着那个胖男人,晓天躺在他的怀里,瞬间,他有过一种错觉,那就是,这景象和梦一样,可又那么真实,那个男人,晓天说,躺到自己的身上了,旁边还有人,可晓天一点也不觉得难堪,有什么呢,他说,就当那个冰清玉洁的从前的晓天死了吧,他说他喜欢那种拥抱着的快感,那感觉都是从前梦里才有的,这一次,是真的了。
旁边的床上就侧卧着一对,搂抱在一起,没人惊奇,没人觉得不适应,也没有人大呼小叫的,他们管这里叫桑拿室,晓天觉得那个男人的坚硬就压在他的肚子上,嘴狠后狠的盖在晓天的嘴上,那雄性的气息,彻底把晓天击垮了,晓天开始有力的回应他的热吻,他的粗鲁的抚摩,他的激情的蹂躏,激情是瞬间就过去了,那个男人从晓天身上下来,晓天的空旷感一下子涌了上来,好象,这一切并不是他所喜欢的,可那有什么呢,那有什么呢,晓天说,快乐就好。
男人躺在那,开始抽烟,晓天看了下牌子,是玉溪牌的,晓天要了根,狠命的吸了两口,男人无言的看了看晓天,说,吃点饭去吗?晓天说怎么都行,晓天喜欢被人牵着走,喜欢男人那种有力的安排,晓天不喜欢别人问自己什么问题,他要的,就是跟着走,他说。
男人带着他去吃米线,顺便给他买了瓶绿茶,自己要了一盘凉拌的,什么都没说,在十字路口,他们没说再见,男人在耳朵那做了个手势,意思是电话联系,晓天也挥了下手,在夜色里,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在晓天迷乱而安详的心里,他的眼泪,轻轻的落在他的心上,晓天说,他没感觉,他只是想换个方式,而已。
第二天,早上,天依然那么亮,晓天走在街上,忽然想起那个男人来,可一切依然没头绪。
有时候候,你喜欢一个人,很简单,没任何道理,有时候,你想堕落,只是瞬间的事,那么晓天算堕落吗,他问我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我真的不知道,他让我想起那个直男大哥来了,可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不是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